采访者近来与国海Franklin基金公司总CEO金哲非

2019-08-23 01:28 来源:未知

图片 1

图: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公司总经理金哲非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理柏日前对过去十年全球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绩效做了排名,富兰克林邓普顿超越了PIMCO、美国基金公司(资本集团属下)、富达、T Rowe Price等知名机构,成为十年期基金绩效之王(King of decade)。富兰克林邓普顿十年绩效的背后是怎样的机制和经营理念在运作?国外基金业和国内基金业的运作环境有何不同,又有什么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

  记者日前与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公司总经理金哲非展开对话。在加入国海富兰克林之前,金哲非曾在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公司任职11年,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资产组合分析与投资风险部环球主管。

  ⊙本报记者 周宏

  投资是风险和收益间的平衡

  问:过去十年被海外基金业成为“跌跌撞撞的十年”,市场跌宕起伏波诡云谲。而这期间大部分时候,你在富兰克林邓普顿任职投研和主管风控工作,回首那段经历,你觉得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金哲非:感受最深的就是,投资业绩是风险和可能收益之间的平衡。忽略了哪一点,可能都会使长期投资业绩遭遇非常巨大的损失。

  我在富兰克林邓普顿经历了两件事情对此印象深刻。

  第一件事情是,1997年美国对冲基金热潮兴起,我当时在富兰克林旗下对冲基金工作。尽管开始似乎收益巨大,但随着1999年印尼货币危机、2000年俄罗斯债券风波,整个行业投资环境也急剧恶化,我们的对冲基金也遭遇了很重大的损失。期间,我们还目睹了极负盛名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垮台,最终,在种种权衡之下,富兰克林邓普顿结束了对冲基金业务,并在此背景下成立了风险控制部门。而我牵头组建了这个部门,开始强化对公司旗下几百只公募基金和更多专户的风险管理工作。从追求收益的对冲基金到强化风险管理,富兰克林邓普顿的这个历程在业内也是很有代表性的。

  第二件事情是,2000年的网络泡沫时期。当时市场一片热潮,富兰克林邓普顿旗下的部分价值基金和深度价值基金面临了非常巨大的内外部压力。公司内部几经商议,是否要改弦易辙,最终公司仍旧决定坚持一贯的价值投资风格,不跟风热潮。而这个决定在其后,网络泡沫破灭后,成就了巨大的声誉和业绩表现。

  回头想,正是那几年的痛苦和坚持,其实奠定了其后十年最佳资产管理公司的业绩表现。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和竞争对手们的业绩拉开了差距。

  是风险管理,不是风险控制!

  问: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在业内人尽皆知,每家基金公司都有专职的风控部门和岗位。可是具体执行起来各家却大相径庭,尺度松紧不一。大家的感觉似乎是,风险控制经常站在了投资业绩的对立面,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答:我想说的是,重要的是理念。我们强调的是“风险管理”,而不是“风险控制”。

  如果是风险控制,那么我只要把风险控制的越小越好,那么很多可能承担一定风险的有收益的投资是不是就不用做了?一些带有不确定性的投资机会就不做了?那当然站到了投资收益的对立面去了。

  而风险管理的概念不一样。我们不是追求风险越小越好,我们是看风险和收益的匹配程度。每项投资都有风险,关键是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风险在哪里,如果发生你的组合能否承受,这样的风险和你的收益相比是否合理。这是风险管理要做的事情。

  富兰克林有一套的风险管理体系,比如仓位的比例,比如投资的集中度。都有一定的监控。如果你到了一定的比例,我们会提示你,可能有风险,你要了解,这个可能有风险。比如,你在一个东南亚国家投资了30%的资金,那么这个国家如果发生泰国那样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从长期来看,这样的风险管理是帮助基金收益表现的。

  这套体系我们也引入到国海富兰克林的机制中。理顺基金公司的投资平台,加强风险管理是我作为总经理的第一要务。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的基金都是低风险低回报。风险管理的核心,是让基金经理了解投资组合中的风险点,检验预期回报和所承担的风险之间是否相符,同时帮助基金经理认识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对投资组合的影响。这一点对投资非常重要,对投资者也同样重要。

   采访者近来与国海Franklin基金公司总CEO金哲非进行对话。 不为短期市场的压力左右

  问:刚才你讲到了风险管理,那么还有什么你认为对于富兰克林邓普顿的长期业绩有很重要影响的?

  答:坚持自己的投资风格,不能为短期市场的压力所左右。

  采访者近来与国海Franklin基金公司总CEO金哲非进行对话。  富兰克林邓普顿旗下的邓普顿公司,在业内是以价值投资闻名的。这样的投资风格在网络泡沫期间就是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当时,内部的业绩压力和外部的市场压力都很大。但是,最终他们坚持住了,并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对于富兰克林邓普顿而言,最近十年的业绩表现最关键的时期,可能就是我们市场压力最大的时期。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当时没有坚持,那么在10年后的今天,也不会有这个业绩最优秀的品牌了。

  问:坚持风格确实很关键,可是对基金公司来说,也有现实的压力,比如规模压力、短期业绩压力、投资者压力,这些压力你们如何看待?

  答:这些压力是确实存在的,但是,我们会尽力不让这些压力影响我们基金的投资管理。

  比如,作为总经理,我从来不参与基金决策。我们的基金经理有相当的投资自由度——在风险管理和基金契约的范围之内。

  另外,我们也不会让一些来自市场的不太理性的压力传导到投资部门,比如营销、短期的业绩比较等等。我们会在投资者教育方面多下工夫,更多的让投资者知道我们是怎样的一个基金产品,而不是让基金经理更多受到短期业绩排名的压力。

  采访者近来与国海Franklin基金公司总CEO金哲非进行对话。  问:短期业绩排名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公司对基金经理是怎样考核的呢?

  答:我们的考核要求和富兰克林的做法是一样的,我们的目标就是希望基金经理每1年度的业绩进入行业前二分之一。这看起来是很低的要求,但其实是很高的。我想,如果你的基金每年都能进入前二分之一,几年下来,你累计的长期排名就能进入行业的最前列。这其实已经是很高的要求了。我们希望我们的基金经理能够从长期跑赢,而不是短期的排名。

  富兰克林邓普顿的业绩排名就很有代表性。它在最近十年是基金业绩最好的资产管理公司。而它1年期业绩排名是59家公司中的第26位。5年期的业绩排名是第16位,但到十年期就是第一名了。  

  团队稳定是最重要的

  问: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在过去两年业绩上升势头很快,你认为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有几个方面吧。

  第一,我们经过几年的积累,培养了比较强大的研究团队。而且这主要是靠我们自己培养,引进为辅。有个强大的公司平台支持,可以给基金业绩更多的帮助。

  第二,我们一些有经验的基金经理,他们可以给我们研究员以切实指导和帮助,他们带团队的作用比较突出。

  第三,我们外方股东也就是富兰克林邓普顿对我们有很大的支持。比如定期的月度的股票交流会议和固定收益交流会议。外方股东的投资总监和团队会定期来我们公司交流,我们也会派我们的投研团队去海外交流,包括参加富兰克林邓普顿的全球年会等。这样的信息共享对投资研究也有很大的支持。

  第四,我们的激励、考核机制和风险管理机制比较有效。

  问:近两年基金业内的人员变动特别频繁,尤其是投资团队这块。可是,国海富兰克林整体的基金经理团队相当稳定,即使在基金业绩上升之后,仍旧相当稳定,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答:我认为,对于公司来说,“团队是稳定,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一个稳定的团队,才可能使得公司的投研能力和经验不断积累提升。

  具体来说,薪酬激励当然是一个部分。不过其他方面也很重要。比如,基金经理投资的自主权;比如,整个公司的交流的氛围。还有就是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个人发展和提升的空间。我想这都是我们团队保持稳定的一个重要关键。

  ■金哲非简介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总经理,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博士,注册金融分析师,金融风险管理师。历任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机构、美国哈佛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资产组合分析与投资风险部环球总管。现任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已有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TAG标签: www.ca566.co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ca566.com发布于财经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  采访者近来与国海Franklin基金公司总CEO金哲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