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

2019-05-09 06:30 来源:未知

图片 1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最牛基金公司如何做到不给银行尾佣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美国领航集团(Vanguard Group,旧译先锋集团)是全球最大的低收费基金家族、世界上最大共同基金管理公司和全球第二大资产管理公司,目前资产管理规模2.86万亿美元。领航集团在客户服务方面曾做出令业界震惊的革新:取消外包的中间销售商和基金的销售费用。

  中国基金报记者专访了领航投资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就公司的持股特点、在北亚地区布局以及基金互认等问题进行了深度解读。

  唯一基民持股

  独立董事参与决策的公司

  中国基金报记者:为什么说领航是全世界唯一一家由基民持股的基金公司?

  林晓东:除我们之外,全世界所有基金公司背后都有大小股东或者公开上市的公司。我们选择基民全体持股的模式,是因为基金公司管理层面临一个两难困境:基金公司要多收管理费则利润更高,对公司股东是好事;但对投资人就意味着基金业绩的一部分被吞噬。

  为了解决这个困境,领航选择了特殊的公司架构——由美国国会特批,形成一种持股格局:美国发起的共同基金就是我们公司的股东,投资人间接是我们公司的股东。我们只有一个群体要服务,那就是我们的基金投资人,这种架构在全球基金公司中仅此一家。

  中国基金报记者:如何保证基民在基金管理上的控制权?

  林晓东:我们设置了独立董事会,有11个成员,除了董事长麦克纳是执行董事外,另设10个非执行董事,代表外部公众的利益。这些非执行独立董事均是来自美国知名跨国企业或高校的权威学者。

  独立董事会帮助美国大多数的基金投资人,从公众利益的角度来制订公司发展战略,并监督管理层的决策是否符合公众利益。我们每年有8次董事会,管理层任何一个重大的决策或公司策略方面的改变都要经过董事会批准。我们董事会跟管理层之间合作比很多基金公司都更为紧密。

  中国基金报记者:公司整体的资产构成是怎样的?

  林晓东:目前,公司整体资产管理规模为2.86万亿美元,指数基金占1.6万亿,1.2万亿为主动管理产品。低成本ETF大概是3500亿美元,其余均为公募基金和专户。

  我们的指数产品构架也很特殊,ETF背后都有一个母基金,为相对应的公募指数基金。比如标普500ETF,它只是标普500这个指数基金的其中一个share class(基金子类别)。实际上,标普500还有给零售投资人及机构投资人不同的share class,这两个普通的指数基金就不上市,这是我们独有专利。

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  中国基金报记者:公司的机构及零售客户占比如何?

  林晓东:目前美国市场零售客户大概占六成,机构占四成。当然美国对机构的定义和中国有差别,如401K计划(美国主流养老计划)在美国也算入机构业务。全球业务来讲,大多数为机构业务。

  低于行业80%成本

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  全球难以复制的模式

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  中国基金报记者:公司的低成本究竟有多低?如何做到?

  林晓东:从美国整个共同基金行业来看,我们公司的平均费用为16个BP(基点),美国业内平均为110个BP,不到业内平均水平的两成。ETF更低,平均费用只有14个BP。

  能做到低成本,主要原因是我们的公司股东构架。基金管理行业利润率非常高,很多公司的实际管理费水平较高。但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是基民,利润直接返回基金,这直接体现在较低的管理费上。同时,近3万亿美元资产带来的规模效应也会降低管理成本。

  中国基金报记者:为什么全球范围内没有第二家公司复制你们的模式?

  林晓东:其他人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领航创始人约翰·鲍格尔创立公司后并没有股份。他只是创立了一家公司,帮投资人打工,并不拥有这家公司,这个非常少见。

  此外从监管角度看,我们全部利润都是回馈给投资人的,公司没有盈利,也不需要向美国纳税。对政府来讲税收方面是一个很大的损失。监管部门也没有再批准此类基金公司成立。

  中国基金报记者:为什么你们没有进入内地市场?是因为你们的模式吗?

  林晓东:独特模式是我们进入内地一个比较大的障碍。按照目前内地法规,外资基金进入一定要求合资,但这不是最主要原因。我们在亚洲市场有非常大的弹性,对如何服务当地客户抱有一种开放的态度,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合资。

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林晓东。  实际上,我们进入的主要障碍是由于我们的管理费率低,意味着股东收益减少。这样,没有国内机构愿意合资。

  中国基金报记者:公司在亚太地区的拓展节奏是怎样的?目前亚太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有多少?

  林晓东:1998年,我们在澳洲开立办公室,2000年在日本、2003年在新加坡,到2009、2010年时候,发现大中华地区客户需求越来越大,不管从专户还是从公募基金对指数产品的需求都很高,因此2011年将亚洲总部从新加坡搬至香港。

  目前,北亚地区的资产管理规模为1000亿美元。相对公司资产管理总规模2.86万亿美元还是一个较小的占比。

  不给银行尾随佣金

  暂时没有布局基金互认

  中国基金报记者:目前在香港市场布局的策略是怎样的?

  林晓东:上个月我们连发3款ETF,目前香港有4只低成本ETF,现阶段还不会考虑设立主动管理产品。

  香港的发行渠道同内地一样也是以银行为主。但是,我们是全球第一家不支付银行尾随佣金的公司,我们认为投资人不应当支付不需要支付的成本。

  给渠道费用,渠道就应该给予相应的理财建议,并依据提供服务的质量来收取报酬,但目前的尾随佣金并不是这样。如果银行仅仅依据基金公司支付佣金的多少来推荐产品,就会产生明显的利益冲突。银行会更倾向于向客户推荐那些高佣金的产品,而不是更加适合客户的产品。

  中国基金报记者:这是否意味着银行没有动力推广你们的产品?

  林晓东:我们有着良好的品牌效应和低成本口碑,很多客户会指定购买我们的产品,因而银行渠道不得不代销。同时,我们非常注重在投资者中的口碑建设,获得基民的认可非常重要。

  中国基金报记者:如何看待中港基金互认,公司是否有所部署?

  林晓东: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对跨国基金公司是非常大的机会,我们对基金互认非常感兴趣。不过,据我们了解,ETF在基金互认第一阶段没有包括进去,这一阶段互认的产品可能以非上市交易的公募基金为主。

  基金互认是很大的政策利好,但我们不会在看到政策之前,靠猜测来布局产品。我们会等条款细则较清晰后再进行策略调整,这也是对投资者负责,大公司的态度是一致的。

  中国基金报记者:对投资者选择基金有什么建议?

  林晓东:第一,投资者要有理想的投资目标,如已经将近退休,那投资目标就应当降低风险,不可能要求10%的回报;第二,投资者应当建立一个非常分散、多样化的投资组合;第三,在投资者不能控制回报的前提下,尽量选择低成本产品;最后,要进行长期投资,避免因为市场短期波动而买卖。

  ·人物简介·

  林晓东,2011年加入领航,现任领航投资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曾任巴西Itau Asia Securities大中华区主管,专责与中央银行、主权财富基金、退休金及保险公司开拓股票及固定收入交易业务,后任职于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协助发展QDII业务。

TAG标签: www.ca566.co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ca566.com发布于财经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领航投资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亚区业务主管